首页 > 专题资讯 正文
极道无垠最新章节,谢渊 陆烟儿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3-18 06:09:42作者:小黑

小说:极道无垠

小说:玄幻

作者:秦暮铮铮

角色:谢渊 陆烟儿

简介:因天资不佳,被师门派出务工…【饷银没赚到,却卷入一场江湖纷争】【战场上人人皆视死如归】【却有一少年在哭天喊地,四处逃命】曾梦想仗剑走天涯,成为一代大侠,踏入尊者境····成圣?化神?窥入仙境?小小少年,步步紧追,背对上苍,俯仰无限道法,终断万古洪荒!

《极道无垠》免费阅读

“王遗风!俯首投降,保尔全尸!”一群身着蓝衣的叫阵小兵们三声大吼。

浩气盟在谢渊和五位皇级境界强者的带领下,已经攻入恶人谷老巢,将对方团团围困,只待最后一击。

恶人谷此时已战死过半。

恶人谷谷主王遗风率余下众人退守烈风山,摆好阵型,正准备同浩气盟决一死战。

恶人谷阵中,一名年龄十岁左右的男童此时正吓的瑟瑟发抖···

凛风双鬓,桃李面容,百媚眼,天真模样,这男童名叫——慕小花

恶人谷自开谷以来,从来没有如此危急,肖药儿、陶寒亭、陈和尚三位侠皇强者先后陨落,生死存亡似乎已下定论,剩下的仅是时间问题。

“谢渊老贼!你不要欺人太甚!”

“老贼你出尔反尔,用低三下四的手段强取原本是我恶人谷在龙门荒漠发现的上古遗迹,抢占之后竟还不满足,偷袭我谷弟子,妄想灭了我全派,这就是你们浩气盟这个江湖正派的作风么?”

一长发持笛、十分威严的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

王遗风,恶人谷谷主,江湖人称“雪魔”,是十恶之领袖,年轻时仗剑走天涯,过着风尘一壶酒、行侠天地间的生活,在红尘中结识了一女子,年轻的王遗风和这名女子迅速跌入爱河。

但天妒红颜,这女子不幸遭奸人杀害,从此王遗风性情大变,将发生此事的一城人屠杀殆尽,一人一剑一萧,斩杀万余众,从此聒噪天下。江湖上褒贬不一,仇家甚多,认为其乃性情中人的追随者也不少······

传言,其实力已登顶皇者圆满,窥入尊者境。

“哼!恶人谷危害江湖长达百年,天下苦其已久,人人得而诛之,上天赐我浩气盟如此机缘,定当替天行道,如此上顺天意,下顺民心,今日之后,天下再无恶人谷!”谢渊冷笑道。

谢渊,浩气盟盟主,出身贫贱,少时为实现报国志向,投入天策军中,天赋异禀,醉心武学,久经沙场磨炼,终成大器。在十年一次的天策演武大会上,连败天策二十八高手,夺得御赐金牌,名声大噪,但因出身贫贱,遭受世家子弟和天策将领的排挤,在演武大会不久后,便退出了天策军。

其在江湖上侠肝义胆,浩然正气,被推选为浩气盟盟主,其实力已达皇者境界巅峰,稍逊王遗风一筹。

谢渊所说的机缘,便是在龙门荒漠境内发现的上古遗迹,此处原本是恶人谷地盘。

龙门荒漠境内,灵脉较多,恶人谷弟子在开采五行灵石的时候,发现了一处上古遗迹,遗迹里道音不绝,透着无比威严之气,单看遗迹外围,诗词壁画颇有圣人风采,日月痕迹足有上千年之久,光外室堆积的神兵利器、古籍功法、五行灵石足够支撑一个江湖大派的崛起。

但内室周围被大阵环绕,尽管王遗风用尽全部方法也破不了此阵,无法进入内室,便向天下广发招贤令,希望有特别出色的阵法师能协助破阵。

如此遗迹,引得江湖各派眼馋,浩气盟内阵法能人颇多,谢渊盟主抓住机会,以合作共赢为由,帮助恶人谷破阵。

因浩气盟在江湖中地位颇高,王遗风没有多疑,双方约定内室之物五五分成,所分何物由恶人谷判定。

但,就在双方即将破阵之时,谢渊却突然倒戈,命令在龙门荒漠境内潜伏的高手同时杀向恶人谷的弟子,短时间内偷袭杀害了毫无防备的恶人谷三大堂主:肖药儿、陶寒亭和陈和尚,并完全掌控龙门全境,随即举大军攻破恶人谷山门大阵,杀入恶人谷老巢。

恶人谷被浩气盟杀的措手不及,损失惨重。

恶人谷节节败退,谷内强者一个接一个陨落,灭门惨案近在咫尺。

“谷主,擒贼先擒王,我去会会那厮。”一面戴柔纱,身材极为妖娆的女子说道。

此人是恶人谷十大恶人中唯一的女子——陆烟儿,王者境界。

曾是江湖上威震赫赫、令人闻风丧胆、专研刺杀技的明教圣女,因修炼功法时遭遇爱人背叛,心智发狂,不幸遁入魔道,被明教所抛弃,后拜入恶人谷。

言毕,不等王遗风反应,便抽出双刀,走向两军阵前。

极·隐!——陆烟儿祭出至强隐身技!

只看一团白雾在两军阵前急速升起,笼罩在整个战场。

陆烟儿化身一道红光,以凡眼不能察觉的速度直冲谢渊!

“谢贼!拿命来!”“净世破魔击!”

众人大惊,“净世破魔击”乃顶级战技——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刺客组织——明教的最强杀招,非明教老祖亲传弟子不得习,无影无形,刀过不留血痕,相传练到极高境界,可斩破十里巍山,断河水而逆流,威苍穹而云破。

这名女子,难道就是被明教抛弃的圣女——陆烟儿?众人心想。

当年那件事轰动了整个江湖,不少大派弟子都命陨在陆烟儿手中,江湖中人或多或少都曾听闻陆烟儿的故事···

“就这?”谢渊嘴角露出淡淡微笑。

虎威!守如山!阵起!——一层金光从谢渊的铠甲里向外急速扩散,彷如金刚现世,一举抵住了陆烟儿的攻击,将刀尖死死抵在阵外。

“小辈,狂妄!”

谢渊虎躯一震,将陆烟儿弹出数百米。

陆烟儿眼看刺杀不成,不敢直面皇者境界的谢渊,迅速捏破胸前的符咒,想要逃脱。

“想跑?”谢渊嘴角露出一丝丝笑意。

只见谢渊左手持戟,右手掌面朝上,急速凝聚灵力,翻手往前方一拍。

一只虚无的黄金巨手从战场上空急剧落下,重重的拍在地上。轰!灰尘四起。

扬尘缓缓散去,陆烟儿被谢渊一击重重拍在地上,浑身鲜血,再无一战之力。

陆烟儿的面纱脱落,看着面容,既百媚华贵,又清纯如水,只是眼睛里看不见原来的邪魅杀意,犹如一个刚出尘女子···懵懂无知···

“哼,名门正派的圣女不当!非要修炼魔道!身法通天又如何,净世破魔击也不过如此!我的虎狼隐月甲可是有从上古遗迹中获得的高阶附魔加持,不是你一个小小的侠王可以放肆的!”

谢渊话毕,谢渊纵身一跳,“奔雷枪,刺!”将陆烟儿挑在半空中···

陆烟儿命陨。

此刻远在东岳帝国极西北之地的陆危楼心头顿然一紧,望着一直拿在手上却突然暗淡的命牌,不自觉的攥紧拳头,眼光凌冽却显得呆滞,独自发愣···

此人正是亲手将义女逐出师门的明教教主——陆危楼。

“小孩,小孩···”——一道脆弱的少女声突然闯进慕小花的神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