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资讯 正文
韩笑 空智异界最强发型师,我与诸帝共论道》小说全文阅读

时间:2022-05-12 10:05:20作者:小白

小说:异界最强发型师,我与诸帝共论道

小说:玄幻

作者:浅蓝夏沫

角色:韩笑 空智

简介:原来光头真的能增加暴击!原来变秃了,真的能变强!原来整一个超赛的发型真的能无限爆气!南方天空背九色火焰燃尽,一道伟岸的虚影横贯整个苍穹:“韩笑乃吾九焱大帝兄弟,谁敢得罪之,就是与吾为敌!”震彻天地的话音刚刚落,北边的天空背滚滚的魔气染黑,一道神秘的黑影出现:“吾乃九幽魔帝苏命,动韩笑者吾必没其九族!”与此同时,东方青气弥漫,西方金光耀眼,如同天道雷鸣般的宏大声音,响彻灵魂:“韩笑之命乃吾之命,与韩笑为敌者,上天入地无处藏身!”韩笑,一个觉醒了异界最强发型师系统的逗比,一个几乎搬空了整个天庭法宝的老阴比。万物皆可剪,与诸帝共论道。且看他如何把九洲大陆搅得天翻地覆!

《异界最强发型师,我与诸帝共论道》免费阅读

“宿主设计完成一个光头,获得发型师经验10点,距离升级还差500点。”

“光头发型附加属性:暴击加倍,体质+1,效果持续时间一个月。”

“空智方丈悟性永久+1。宿主悟性+0.1。”

韩笑合起剃刀,随手收进腰间的葫芦中。

感受着脑海中泛起的清明感觉,韩笑的嘴角勾出一道弧线。

韩笑看了看铜镜,微微一顿。寿元将尽吗?希望能帮到你吧。

“空智方丈,头剃好了。”

空智方丈还在感受着自身的变化,闻言缓缓睁开双眼,嘴角的三缕白须微动。

“韩施主手艺玄妙,贫僧多谢了。”

“方丈何须客气,若非方丈相助,韩笑早已葬身兽口。些许小事,如何当得起方丈一个谢字?”

韩笑摆摆手,神色恭敬。

空智方丈起身,动作略显得老态,转身面对着眼前十三四岁的少年,目光灼灼。双手合十,郑重向韩笑行了一礼。

“阿弥陀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此乃出家人本分。韩施主这半月来助贫僧菩提寺良多,却是菩提寺欠了韩施主一个大人情。”

韩笑连忙侧身让开。

“佛门讲求因果,方丈救韩笑是因,韩笑为方丈做些力所能及的的事情是果。方丈何须如此折煞韩笑?”

空智方丈闻言微微错愕。

“韩施主天资聪颖,与我佛有缘,奈何施主志不在我佛,实在可惜。”

看着韩笑头发稀疏的头顶,空智方丈摇头叹息。

“韩笑尘缘未了,六根不净,当不得方丈谬赞。况且韩笑大仇未报,如何能静心向佛?”

说到这,韩笑的脸色有些阴沉,下意识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红绳。

虽然脑海中的记忆不是自己的,但是那种强烈的恨意却让韩笑感同身受。既然穿越继承了前身的躯体,韩笑就有义务去完成前身的执念。

空智方丈如何看不出韩笑内心所想,神色一正。

“容灵宗姬绝修为与贫僧相若,皆为金丹九重,不是韩施主目前能对付得了的。韩施主切莫冲动罔顾性命,凡事须三思而后行。”

“方丈放心,韩笑不是不知轻重之人。况且,韩笑目前毫无修为在身,即使想报仇也没有那个能力。”

韩笑神色有些复杂。如果不是前身这具身体为亿万中无一的漏体,或许前身也不会殒命,当然也许就没有韩笑穿越这回事情了。

因此,韩笑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悲哀。

“阿弥陀佛,善恶报应,祸福相承。韩施主虽然暂时无法修炼,但凭借着韩施主的神奇手艺,想必将来的成就绝不会低。”

空智方丈赞赏的看着韩笑,顿了顿。

“贫僧本来大限将至,但得韩施主相助,相信不久之后,有望进阶元婴境。届时,韩施主但有所求,贫僧和菩提寺定会鼎力相助。”

“那韩笑就先行谢过方丈了。”

“阿弥陀佛,那贫僧便不打搅韩施主了,先行告辞。”

空智方丈取出一枚晶莹剔透的灵石,递给韩笑,转身出门。

韩笑有些惊讶的看着灵石。

“方丈倒是大方,上品灵石可不是寻常货色呢。”

随手收起灵石,弯腰将地上的一缕长发拾起,看了看铜镜中的自己,很是惆怅。

“别人变秃能变强!我呢?秃是快秃了,但还是废物一个!这么恶趣味的系统不知是哪个神经病设计的!”

但这一切都已经成为事实,韩笑吐槽归吐槽,却无力改变什么。

环视小店一圈,小店不大,三丈见方。陈设简单,一椅一镜而已。

椅子镜子样式简单,普普通通,平淡无奇,只是看起来比较古朴。

收回目光,韩笑冲着店外喊了一声。

“下一位!”

店外,春日的晨曦和煦,连绵的春雨下了半个月,今日却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老少数十名僧人排着队,锃亮的光头在晨光中熠熠生辉。

为首的一名老僧正站在名为“韩笑的发型小屋”的小店门口。

自从半个月前这家小店出现在菩提寺外,这样的一幕每天都在上演,并且渐渐成为菩提寺外的一道奇景。

起初,寺外的小贩和香客都抱着一种看笑话的态度看待这家理发小店。

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观念根深蒂固,常人不会轻易损坏自己的头发。若是那样做的话,会被别人戳着脊梁骨骂不孝的。

但不久之后,众人的戏谑变成了惊讶。

在小店挂牌后不过盏茶功夫,小店就迎来了第一位客人——空智方丈!

平日间难得一见的空智方丈居然走进了一个新开的理发店?

这如何不让众人诧异!

但这还不算完,紧接着菩提寺的各院首座、长老,就连扫地的小沙弥都先后踏入了这家神秘的理发小店。

菩提寺一百多号僧人,一个不落!

众人震惊到无以复加,僧人剃头什么时候需要在外面的理发店了?

再说了,就算在外面剃头也不需要天天都来吧!

好奇归好奇,但深入骨髓的传统观念限制着他们,半个月来并没有哪个常人踏足小店一步。

……

见到方丈出来,老僧恭敬行礼,眼神中带着希冀。

“方丈师兄,可有变化?”

空智方丈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一缕微笑。但转瞬间,方丈目光转向天际。

数个呼吸后,三道绿色的流光自空中一闪而至。

三个年轻修士轻轻从飞剑上飘下,衣袂无风自动,悬浮在空的飞剑,一声轻吟,自动归鞘,好不潇洒。

寺外围观的众人一阵鸡飞狗跳,远离三名修士周围,眼神带着敬畏。

这些高来高往的神仙对凡人可不友好啊,若是不小心触怒了他们,小命不保都是常事。

三人很享受这种待遇,仙凡有别,凡人就应该对仙人保持敬畏。

睥睨的环视一周,如同主宰一般,俯视众生。

“是容灵宗的人!我认得他们的衣服。”

人群中,一道声音响起,在安静的环境中显得很突兀。

“蝼蚁也敢议论仙人?不知死活!”

一道冰冷的声音,自三人中为首的一个青年嘴中传出,两片略薄嘴唇,让他整个人显得很是刻薄。

说罢,背后的飞剑‘噌’的一声出鞘,闪着寒芒的剑尖直指人群中说话的那人。

寒芒所指之处,众人纷纷避让,他们可不想被殃及池鱼。

而说话的那人也意识到他已经闯祸了,原本蜡黄的脸色变得惨白,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请王骞施主手下留情。”

空智方丈双手合十,宝相庄严的看着祭出飞剑的青年,淡淡开口。

“哼!”

王骞冷哼一声,挥手间飞剑归鞘。

转身,快步上前,王骞对着空智方丈恭敬行礼,完全没有了先前的嚣张跋扈。

“王骞不知方丈尊驾在此,多有得罪,万望见谅。”

而那人已经全身瘫软跌坐在地,神色复杂,有庆幸也有失望。

“不知王施主来蔽寺有何贵干?”空智方丈微微颔首。

“空智方丈,容灵宗五年一度宗门大比将于三月后五月初五举行。家师姬绝真人差弟子诚邀空智方丈届时前往容灵宗观礼。”

王骞自怀中取出一份烫金请柬,躬身献上。

“呸!刚出门就听闻狗吠,真他娘的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