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资讯 正文
龙轩静》霍青 李儒小说阅读

时间:2022-05-12 10:03:45作者:小白

小说:龙轩静

小说:玄幻

作者:一生只愿醉入红尘

角色:霍青 李儒

简介:这是一个英雄与剑客的故事,英雄守护的时代,剑客保护的苍生,这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与一群好友的故事,少年从一无所知到君临天下时故事。

《龙轩静》免费阅读

十天前。

霍青的师傅出游回到谷中,这次回来精神很好,并且没有受伤,还帮他买了最爱吃的烧鸡和糖葫芦。这是师傅为数不多的心情好的时候,也是唯一一次没有让他再去跑沿着山谷十圈的时候。

“青儿,帮我倒杯酒”

“哎,酒来啦”

“青儿,你来这里多久了?”

“师傅你傻了,我来这里已经十几年了”,霍青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同。

“青儿,你明天离开这里吧”

“师傅,我可以去报仇了?”霍青一脸惊讶,十一年前,他刚刚来到这里,一直吵着要去报仇,师傅硬是不让他离开,他也偷偷跑出过几次,但无论他走到哪里,总会被师傅带回来。后期除了跟着师傅执行过两次任务,再也没有离开过山谷。师傅曾经告诉他,离开山谷后就可以去报仇了,所以有此一问。

“师傅有任务交给你,如果完成了,你就可以去报仇了”

“我想报仇”,霍青突然狰狞。

“完成任务后就有机会进入天枢阁,从而有机会知道你的仇人是谁”,师傅一脸严肃的说道。

霍青一言不发,他知道师傅的任务必须完成,这是他们的约定,更何况还要报仇。

“这是世界新锐榜挑战赛比赛手册,你看一下,任务是成为世界武林学院院长的亲传弟子。”

“如果你准备好了,就去参加比赛”,师傅留下最后一句话后消失不见。

霍青过目不忘,很快就读完了比赛手册。

第二天早上,他起来的很早,这种习惯已经快十五年了,来山谷以前他就起来的很早,那时候被父亲和母亲逼着背书,虽然他很不喜欢,但是父母亲的要求他还是很很乖巧的执行。

拜别山谷以后,前往距离最近的赛场所在地。

———————————————————

霍青已经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两个时辰了。

霍青到达这里已足足五天了,出于师傅的教诲,他已经对这里的地理位置,各大势力及其所辖范围了解的清清楚楚。

小启城,实际名称叫启城,大启曾经的国都,那是三千年前,当大启成为东方的霸主后,迁都至目前的国都后,这里被叫做小启城。

小启城分为里城和外城,里城由城主府管辖,外城东南西三个地方由三大家族控制,北城比较特殊,属于和迷雾岭衔接的地方,所以没有人去管辖,因此三教九流,鱼目混珠,赌坊、妓院、奴隶交易,酒肆,酒楼应有尽有。

城主府和迷雾岭已达成默契:互不干涉。

但是,可能由于新锐赛的缘故,从三天前开始,城里多了很多装扮奇怪的人,也多了很多肤色不同的人。

比如:一群彪形大汉,平均身高大约两米五,面部丑陋,上臂肌肉外露,一个胳膊好像一个门闩那么粗,奇怪的是,他们前面走着一个只有两米左右的“小个子”,威武无比。

再比如:一群少女,前面用丝布遮脸,最前面走着一个弓着背的老妪,但是眼角偶尔乍现的光芒让人不能忽视,其中,一个较小的小姑娘在老妪旁边,有些害怕街道两旁的人,但是走到东城旅店附近的时候,她的手臂上的手环却发出丝丝的火热。

还比如:远近闻名的四大恶人之老三突然出现在北城的边上,引起一阵骚动。

城主府:城主李儒通本来在闭关,但是一道凛冽的剑意突然出现在城主府上空,又一闪而逝,这让李儒通不得不提前出关,迎接即将到来的新锐赛。

所谓世界新锐榜挑战赛,简称新锐赛,就是全世界十八周岁以下的年轻人的一次实力大比。比赛分为三项,武力,兵法和术。

比赛区域分一级赛区,二级赛区,地方性赛区和世界性大比。

先是地方性赛区的选拔性比赛,然后到二级赛区联赛,最后是一级赛区联赛,世界性大比。

一级赛区只有各个国家的国都或者中心城市才会举行,且参赛选手必须经过大宗师的推荐。

一般选手想参加比赛必须经过层层比试才可以从地方性赛区到一级赛区。

一级赛区的最终胜利者才可以代表国家参与世界性大比,世界性大比的前十名才有可能成为院长的亲传弟子。

霍青发呆是因为一般人想获得世界性大比前十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大比已经举行了几千年,从地方性赛区一路过关斩将,成为前十名的不超过五个人。

并且,如果没有大的背景,在世界性比赛中,十死九伤,而霍青就属于此列。

“所以,霍青,你准备好了吗?”霍青已经问了自己好多遍,因为——他大仇未报,还不能死。

凌晨,子时三刻

霍青浑身绷紧,短剑迅速拿在右手,屏住呼吸,因为他感觉房顶有脚步声,还是三个人,他对这种声音很熟悉。

随即,隔壁房间发出一声闷哼。

霍青透过月色,看到一个壮汉扛着一个瘦弱的身体从窗前掠过,刚刚下完大雪的月色更加明亮,月色下飘着的蓝色连衣裙格外显眼。后面一个男子警惕着周围,好像在担心着什么,另外一个.只见一朵妖异的红色血箭从脖颈处射出,一个中年男子瞬间瘫软在地上,想要挣扎着,却很快没了气息。男子解决完“麻烦”后迅速离开。 霍青知道那个被掠走的姑娘是谁,也知道那个倒在血泊中的中年男子是姑娘的“哑叔”,因为他们在前天那姑娘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有“交集”。 霍青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霍青自信可以跟上几个歹徒而不被发现,他相信自己的身手,因为这几个人的身手和他相比还是差一些。

霍青停了下来,因为这是个拐角处,他往前冲过去就可以看到,但是他没有,因为他感觉到了杀气,真正的杀气。这股杀气和刚刚三个人不一样,这里还有第四个人?或者

难道这里有杀阵?

霍青可以确定,只要他过去,自己就可能被刺杀。

僵持了将近一刻钟,霍青一咬牙:师傅,对不起。

突然一声:“啊”,嘭、嘭、嘭,倒地声响起。然后一个白衣男子抱着昏迷的姑娘缓缓离去,男子背上有一把雪白色剑鞘的剑。男子看起来走的很慢,但是很快和霍青拉开了距离。

霍青看着地面,没有留下任何脚印。

霍青看着远去的背影,突然想起师傅对他说过的一句话:不要和一个白衣白剑的人为敌。当霍青问师傅原因的时候师傅说:你会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