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资讯 正文
睡觉修行,不小心睡成了天下第一徐夏木 徐冬雪最新章节章节阅读

时间:2022-05-10 06:42:07作者:小黑

小说:睡觉修行,不小心睡成了天下第一

小说:玄幻

作者:成神娶她

角色:徐夏木 徐冬雪

简介:众人皆知,拒北王府二少爷徐夏木从小染上“怪病”,嗜睡如命,一日至少卧床八个时辰以上。在被冠以”北凉第一卧床公子“名号数年后众人才惊愕发觉,徐夏木每回睡觉都未曾安排侍女暖床陪同,竟在睡纯纯的“素觉”。“二少爷他今天又没学文没习武,甚至睡了九个时辰““二少爷他从不去花楼喝酒勾栏听曲,也不叫我们去暖床。”“哎呀,二少爷今天破纪录的睡足十个时辰啦!”然而外人并不知,其实人可以睡觉修行。徐夏木睡梦中修行,不知不觉间竟睡成了天下第一。

《睡觉修行,不小心睡成了天下第一》免费阅读

庆阳王朝,北境。

凛冬已至,鹅毛般的大雪竟是一夜之间汹涌起来,铺天盖地砸向地面。

顷刻间,整个北境三州,凉州、潍州、西州三州皆是银装素裹,一些偏远的大山深处更是堆积着过膝般的厚雪。

大雪封山,积雪覆路,如非万不得已,北境百姓们宁愿窝在家中,也不愿出门受苦遭罪。

凉州首府,北凉城,拒北王府。

“一年最长的雪季快要来了,天知道这回要困在王府里多久。”

枫林苑石板上。

一名青衣小丫头端坐着,右手托腮眉宇愁色,左手摊开,任一片片大块的雪花在掌间铺开又融化。

“少爷还在睡觉,一直在睡觉,天天睡觉,睡死他!”

“哼!气死人了!”

小丫头瞧见这愈发刺骨的气温,想起自家公子因为这鬼天气,恐怕赖床的毛病会更加严重。

想到这里,小丫头愈发地愤恨起来,一把将掌中的一滩雪水抛向远方。

雪水没有如意料中洒向地面,因为一双红鞋将它们全部接住了,或者说雪水完全浸湿了这双精致的绣花红鞋。

“青禾,又在这里胡闹。”

眼前女子,身著红狐色棉袄,玫瑰紫金二色披肩褂,一色半新不旧,看上去不觉奢华。

女子极美的容貌中带着一丝焦急,疾步来到青禾小丫头身前,询问道:“少爷呢,还在里屋睡觉吗?”

“红殊姐姐,你这不是睁着眼睛说大实话嘛,少爷不在睡觉还能干嘛?”

“哎呀,姐姐你又敲我头,很痛的耶!”

对着青禾脑门来了一记响栗,名叫红殊的姑娘没好气道:“不是已经提前嘱咐过你嘛,今天是三小姐从边境凯旋的庆功日子,你怎么没跟少爷说呢。”

“王爷可是三令五申过,全府上上下下,包括咱们枫林苑所有人在内都要在城门口迎接三小姐和凯旋的军队。”

“三小姐这回在北境和北莽的边境斩杀贼子一千名,俘虏一千名,缴获战马五百匹。”

“王爷听闻大喜,这才下令府内众人出门迎接,不得缺席”

“算算时间,再不出发就要迟了!”

红殊语气有些急促,瞥了一眼青禾身后的屋内,发现毫无响动,无奈叹了口气。

哎,夏木少爷还真是心大,这时候还睡得着觉!

“红殊姐姐,你可是冤枉我了!”

“昨个儿我好不容易逮着少爷起床觅食的良机,千叮万嘱说了足足三遍,说的我嘴巴都快干裂了”

青禾嘴巴嘟得老高,吐槽道:“但少爷好像完全没有出门迎接三小姐的想法,挥了挥手,又继续倒头睡去。”

“你看,到现在,整整睡了八个时辰,还没有一点动静呢”

青禾翻了个白眼,似乎在感叹,为什么少爷可以一次性睡这么长时间。

他成天睡觉,都不会累的吗?

闻言,红殊同样一脸无奈,她也知道自家少爷这个毛病。

“少爷摊上这个毛病,也怪可怜的。或许……应该……可能,王爷不会怪罪下来吧?”

青禾依旧嘟着小嘴,自艾道:“红殊姐姐,你说,咱家少爷会不会一直这样自暴自弃下去?”

“按理说,咱们王爷的子女可都是金鳞化龙的俊才”

“你看大公子徐春生刚满二十,如今正在庆阳帝都国子监求学,据传颇得国子监第一学者孙博士的赏识。”

“并预言,未来数十年庆阳王朝文坛扛鼎之人,必有春生公子一席之位。”

“再说三小姐徐秋水,年过十六,虽说生来女儿身,却有着一颗熊熊武将心。”

“十岁那年起,便开始在北境三州边境处骑马射匪,六年间,已经有数不清的北荒贼子被徐秋水斩于马下,可以说军功卓著,在军中声望极高。”

“甚至有人私下说,秋水小姐是最有可能继承拒北王徐淮异姓王的藩王名号。”

“即便是四小姐徐冬雪,年芳十四,虽说不爱舞刀弄枪,但舞文弄墨却是一把好手。”

“文笔细腻,笔下一个个故事人物栩栩如生,帝都小说热销前三甲可都是冬雪小姐的佳作。”

“也就只有咱家少爷了,再过几个月可就年满十八,却只知道睡觉、睡觉、还是睡觉。”

“一日十二时辰,每每要睡足八个时辰才够,有时甚至睡到十个时辰,也是常事。”

“每回听到有人议论咱们公子被称为北境第一卧床公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红殊目光灼灼地盯着窗棱,满含深意地说道:“当一个赋闲公子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众所周知,拒北王徐淮坐拥北境三州,是庆阳王朝唯一的异姓王。

育有二子二女。

因第一个儿子立春之日出生,便取名徐春生。此后的子嗣接续传统,唤名徐夏木、徐秋水、徐冬雪。

“做一个赋闲公子当然可以,可咱家少爷一不求学,二不习武,三不琴棋书画,甚至连逛勾栏听小曲都不曾有过,成天只知道蒙头睡大觉。”

“哎呀,红殊姐姐,你怎么又敲我头,再敲我可要还手啦!”

“小小年纪不学好,逛什么勾栏听什么小曲,你知道勾栏是什么地方吗?这是正常人该去的地方?”

“可咱家少爷哪点看上去像正常人啊!放着红殊姐姐你这么美若天仙的丫鬟不亲近,哪怕是让你给他暖床也不是不可以的呀”

红殊被青禾小丫头古灵精怪的话语羞红了脸颊,刚要再度敲一个响栗,门后忽然传来了一道温润的男子声音。

“这两天天气骤变,本公子甚是觉得有些凉意。”

“正好两位美人在此,我还真缺个暖被窝的妙人呢?”

“哎呀,少爷你醒啦”青禾年纪不大,并没有丫鬟的拘束感,直接笑嘻嘻地回应道:“青禾我年纪尚小,恐怕少爷你还看不上”

“但红殊姐姐可就不一样啦。你看她该有的全都有,甚至比我大上好几圈呢,红殊姐姐去暖床,肯定暖的又快又好,嘻嘻嘻……”

“你这死丫头,就会调侃姐姐”

闻言,被唤为二公子的徐夏木哈哈大笑,确实,他现在对小丫头们都没有兴趣,包括自己的大丫鬟红殊。

相较于男女之事,徐夏木对修炼更加上心。

因为他有个秘密,外人并不知晓。

外界普遍认为,徐夏木或许因为先天早产的缘故,天生体弱多病,所以才会染上这个嗜睡的毛病。

但,徐夏木之所以如此嗜睡,是因为他可以通过梦境修炼。

自三岁起,徐夏木的梦境中突兀出现一部经文《大梦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