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资讯 正文
主角叫叶君言 周旋道指星河小说阅读

时间:2022-05-10 03:30:07作者:小许

小说:道指星河

小说:玄幻

作者:梦仙侯

角色:叶君言 周旋

简介:叶君言以武入修行之门,修体,炼气,超脱凡境。而后以死悟道,窥天机,布阵法,结手印,收异兽,晋武侯,执掌道宫。妖族之战,斥剑封仙,无相灵脉,四方修士皆我辈,翻天踏海斩仙魔。叶君言蓦然仰望天地破碎,誓要以道周合天下,还苍生太平。

《道指星河》免费阅读

众生界云州北陆以南,罚阳谷内,那骄阳当空,热浪如潮水绵绵席卷这片谷底之境,远看四周群山,郁郁葱葱的树木随着暖风摇摆,万物在这酷暑中显得昏昏欲睡。

谷底中坐落着一个不大的村子,现在正值晌午时刻,村子中人影不多,里面零星的有三两个人在纳凉或者下棋。

此处名叫云间村,是这罚阳谷底唯一的一个村落,虽人迹罕至,但是村落的规模却很大,村中族姓众多,像是经年累月发展而来的。

村子的外头有着一片树林,此时树林深处的灌木丛里,依稀看到有个人影窜动,似乎想打破这里的沉闷。

窸窸窣窣声中,一个小男孩探出了头,黄嫩的皮肤,身形瘦弱,高挺的颧骨与鼻梁,厚实的嘴唇,蓬乱的头发上还沾着几片树叶,那小眼睛中好似泛着迥异的光芒,看起来甚是朴质乖巧。

小孩名叫叶君言,今年六岁,家住这罚阳谷底的云间村中,此时的他正蹲伏在灌木中小心翼翼地偷瞄着前方,总快有一个时辰了。

顺着他的眼神望去,树荫下有着一个盘着发髻的老人,他双鬓微白,面色温润,侧身而卧,一袭青衣道袍拖将在地,一只手握拳撑着头,双眼微垂,呼吸绵喘不绝,好似睡着一般。

良久,老人抬眼望向灌木丛内,对着那双小眼睛开口道:“小娃子,你过来。”叶君言身上抖了个激灵,他没想到老人知道他在躲着偷看他,心里有点胆怯。

过后,还是爬出灌木走了过去。“你多大了?”老者依旧保持着侧卧的姿势,问道。叶君言想了一想,犹豫地说道:“我……今年六岁了。”

老人看这孩子怯生,却很是斯文安静,顿时满眼笑意。

适才一个时辰以前,他便注意到了小孩在偷眼望着自己,而自己在此地等候许久不见要找的东西踪影,也就想着逗弄一下小娃,探一探小孩的性子,看他能坐得多久。

没成想小孩虽胆小,这打定的性子倒是好得很,约莫一个时辰蹲坐不动,寻常这么大的小孩可倒没有这般耐性。

若不是老人感觉到一股寒意逼近,他倒愿再多与叶君言耍上一会。

“小娃子,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呀?”老者问道。“我……我……”叶君言因天气炎热便在树林中玩耍偷凉,偶然碰到了一个老人伏地不动,一时好奇却又不敢上前。

此时被老人突然询问却不知如何作答,想必是怕生的很。“哈哈,罢了,你快快回家去吧,这里待会有野兽要来了,它可是会吃小孩的。”

叶君言眼中更显惊恐,虽然有点狐疑,还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回身往村子的方向跑去了。老人缓缓地坐起身子,眯眼带笑地看着叶君言逐渐远去的背影,忽然间脸上神情突转望向远处天空。

就在这一刹那,天边云头翻卷,天色骤然间暗淡了下来,仿乎雷雨将近。老者眼神浮现凌厉之色,他的眼睛似能透过葱郁的树木一般望向高处山崖之上,心中略感诧异:“竟来的这般之快!”

整个天地间顿然昏暗无光,日头才不过将到晌午时分,此时却有如黑夜一般。

那层峦不绝的云间掠过一道又一道闪电,照亮了整个罚阳谷,老人目光所及的远处,一座山巅之上,只见一只通体碧绿的庞大身影正伏在山头。

此物头上长着两个巨大的似牛角之物,却更比牛角多出了两道弯。它的身体上尽是琉璃般的鳞片,在闪电的照耀下向四周反射出暗绿的光芒,那碗大的眼瞳中好似无物,深邃到不可见白,一股极寒之意从中散发而出,令人寒毛竖立。

随着一道道的闪电落下,谷底的一切忽隐忽现。那青袍老者点足一跃,竟凭空飞起,眨眼间已与山巅平齐。

他隔着数百丈之远看着那头巨兽,张嘴发出雷鸣般浑厚之声:“你终是肯出来了?老夫在此地等你很久了。你出逃界外已有三年,想这时日之间,你倒也不曾伤人,只是这弱灵残生之地,却容不得你这般闹腾,待跟老夫回去!”

巨兽听得老者之言,发出低沉粗哑的吼声,那似鳄鱼却更要大上数倍的尾巴匆猛地连连拍打着地面,拍得山巅至谷底震颤不停。“畜牲休要胡来!”

老者身随音至,瞬间飞将过去,右手出掌,一道青光从手心崩出,做四散之状,笼罩住了整个巨兽庞大的身躯。

就在青光之内,巨兽叱声不绝,身躯却被束缚得无法动弹,只那头上两根猩红之角愈加炙烫,顷刻间红光频闪,刺眼夺目,老者感到一股巨力袭来,顿时被弹开数丈之外。

待到他回过神来,巨兽竟已悄无声息到达谷底空旷之处,这山巅到谷底百丈之远却只用了一秒不足。

“没想到这三年内你居然开启了血脉天赋,不愧是上古凶兽异脉,老夫倒是小瞧于你了。”

老者面对巨兽此招倒也有所惊诧,不过却仍旧泰然自若,似乎对付它手到擒来一般。

然而正当老者准备再飞身而下继续动手时,却怔在了原地。

原来这巨兽灵识甚高,仅接了老者刚才那一招就感受到了他身上强大的压迫力,它自知不是其对手,紧急关头使用了一招血脉天赋中的灵光化形,此招能在瞬间挣脱敌人的困身术法,并瞬移到千丈之内任何一处,

而此时它出现的地方正是在叶君言的身后。

叶君言瘫地不起,他刚才看到这等天地异象,心中恐惧到了极点,拼了命地往回奔跑,忽然感到身后有一阵寒气便回头一瞧,顿时被这突然出现的怪物吓的不轻,双腿一软跌倒在地,此时已经全身抖得无法动弹了。

老人没想到这凶兽居然有此般智慧,用小孩来做挡箭牌,知道只有这般老者才会有所顾虑,便无法全力出手对付于它,老人倒真的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巨兽趁着老者思索之际,眼瞳中 不断发出两道黑色的光芒向老者射将过去,老者飞身躲避。

黑光从老人身边擦过,射入云层之中,天上的云朵出现一个又一个大窟窿,云层开始逐渐消散,失去云层遮挡的闪电却愈加的明亮了起来。

伴随着忽明忽暗的光,老人的身影在慢慢的接近巨兽,每当闪电亮起的时候他的身影就会离巨兽更近一步。

他想着这般欺身进到巨兽跟前,发招将巨兽逼到别处,先将叶君言救出转移至安全的地方再与其斗。

哪知这只凶兽甚为有心机,它立时看破了老人的想法,在他即将接近自己的一刻,尾巴末梢突地卷起小孩,四足发力,向后腾跃出数米,并张嘴向老人喷出一道黑色的火焰。

老者瞬间在空中一个横转躲过,刚准备着地又有几团火焰接二连三的喷来,于是身形急退,他面前的草地被黑火沾到陡然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里面还冒着寒气,寒气掠过的植物瞬间化成了齑粉。

老人恼羞成怒,心中已不想再与此畜牲周旋,当下怒道:“你既如此无礼,老夫就让你见见世面,这一招你祖脉当年也是曾见过的!”

说罢左手附背,右手结印,口中轻念:“七星天机,摇光印,开!”

只见指掌翻飞间,老人面前出现一道金黄圆盘,他右手往圆盘中一探随即收回,只见手中多了一个小孩,这一下竟将叶君言从中抓了出来。

巨兽眼见小孩突然出现在老者身旁,回身往身后望去,尾巴上已空无一物。此时的它深感恐惧,转身欲逃。

老人见他去向之处乃是云间村所在,立马放下叶君言,两手交错结印,大喝一声“八向玄通阵!”

此声一出,巨兽脚底升起一个八角金光阵法,法阵周围飘着金色古文绕着巨兽旋转,巨兽处在阵中心的位置无法动弹,霎时一道金光冲天而上,整个天地间被照得通亮,伴随着巨兽的消失又转于虚无。

这时的谷内已恢复到晌午时刻模样,焦灼的日头又炙烤着大地,暖风接着一股又一股的吹着树梢,一切似如刚才一样平静。

只是这平地间多了一个老人,一个小孩和一个硕大的窟窿。

那不远处还有一个瘫坐在地的中年男子,此人是叶君言的父亲叶寒,刚才他正在村里打水,便看到天色突暗,初时以为是要下雨,只是这天色转变也太过于快了点,村中之人均未曾见过如此异象,一个个闭门关窗躲在家中。

而叶寒正想到自己的儿子仍在村外树林中戏耍,恐怕遇到危险,扔下水桶便跑出村寻找,不料碰到老人与凶兽在平地争斗一幕。

他本想找地躲藏,却见小儿被巨兽尾巴裹协无法逃脱,便顾不得危险跑向妖兽准备救儿子。

哪知未曾跑出多远,老者转眼间便救下小儿收服了妖兽,等他自己回过神来时双膝已软不能支,瘫坐地上。

平复了好久,叶寒跑向两人,一把抱住叶君言,口中念道“娃子,你没事吧,可有受伤。”

此时小孩被抱住,脸色苍白,痛得发出惨叫声。原来适才被凶兽尾巴卷起之时,其尾巴上的鳞刺扎进了叶君言后背,此时背上被扎出好大一个裂口,口中不断流出污血。

刚才与凶兽争斗之时情况紧急,老者未来得及细看叶君言,这小孩受了伤却也忍痛不发一声,于是到现在才发现叶君言受了重伤。

老人见此用手拂开叶寒,左手掌心向下,内含一团青光,附在伤口上,只见血迹从黑色转为殷红逐渐凝固,伤口不断愈合,转眼便无事了。

“小娃子这伤口已是无事,只是罂乃荒古凶兽异脉,凡人被其所伤,体内必定会留下凶戾之气,说不得今后会否留下影响。”

老者喃喃自语,心中思忖:“待得老夫在此子体内布下护生灵阵罢了,这灵阵老夫创出不久,阵脚尚且不全,不知会否有问题。但眼前时日无多,封侯在即,老夫也顾不得了,只盼这灵阵可以保他百年无事,能够安度这一生。”

想到这里,老者双手食指与中指并拢,指尖不断出现光芒点在叶君言全身各处,最后用手在他胸口上一拍,叶君言只觉一股清凉之感涌入身体,全身散出微光顿时又消失不见。

“你这小娃虽有些胆小,心性上倒很是坚强,是个修行的好苗子”老者从见到叶君言开始到被凶兽弄伤再到此时,中间未曾哭出过一句,甚是欣赏与诧异,“老夫倒是希望你能走上这修行一途,哈哈。”

语毕,老者转身凌空飞向天际。叶君言父亲对着远去的青色身影一直不停地磕头,口中念着:“多谢仙人!多谢仙人!”“记住了小娃,若你能走上修行一途,老夫乃荒木岛梦仙,你我也许机缘未尽,愿有缘再会。”

老者浑厚空灵的声音传来,回荡在山谷中弥久不散,叶君言站在父亲身旁,望着消失而去的身影,眼中充满了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