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资讯 正文
最强魔尊最新章节,王小波 上辈子全文阅读

时间:2022-05-08 06:47:01作者:小林

小说:最强魔尊

小说:玄幻

作者:正义老魔头

角色:王小波 上辈子

简介:重生了!我叫东皇不败,别欺负废柴,因为我天赋逆天,变态体质。修道之路困难重重?那是对于弱者而言。看我骑龙乘凤,养鲲鹏,手撕混沌。左手屠神,右手诛佛,掌控魔界……“你站住,东皇哥哥!”上官玉儿站在金翅大鹏鸟身上娇嗔道。“追我干什么啊?”“你说过要娶我的”“我只是开个玩笑……”

《最强魔尊》免费阅读

一个出租屋内,几个年轻人正在聚会。

“波哥,来,接着喝。”一个锡纸烫端着酒杯正对着另外一个人说。

“不整了,喝得有点多了。”王小波醉眼迷离,吐字不清,以比平常动作慢半拍,将杯子拿走。

“波哥,你才喝多少啊?有半斤吗?啊!这你就不行了?”锡纸烫一脸坏坏的笑道,其余几人也看向王小波。

“去去去,能不能说点好听的,记住喽,男人,不能说不行。知道不?你等着,我去上个厕所,回来指定把你喝趴下。”

只见他摇摇晃晃走进卫生间,晕晕乎乎的,咋也解不开皮带,情急之下猛的一扯拉链,这才顺利解手。

“真舒服呀!”王小波长长舒了口气,抖了三抖,准备转身要离开。猛然间感觉一阵难受。赶紧弯腰对着马桶,

“哇”一下,把刚吃的东西统统都呕吐出来。“波哥,你好了没有?”外面响起了锡纸烫催促的声音。

“马上。”王小波应了一声。就在他刚要冲马桶的时候,突然两眼一黑,扑通一下跪倒下来,脑袋直接伸到马桶里……

一个小时后,警方宣布王小波因醉酒上厕所意外溺亡在马桶里,排除他杀。

锡纸烫摇头叹息:“波哥呀!你真是生得荒唐,死得窝囊啊!”

……

“你们快看,他醒了!”

王小波缓缓的睁开了眼,就听见一句悦耳动听的女声。什么情况?我喝多了么?我不是和几个哥们一起喝酒吗?怎么突然间冒出了个女人?

“我这是在哪里?你们是谁?”王小波吓了一跳,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六七个一二十岁的女人,个个长得是貌美如花,打扮的是花枝招展,妖艳妩媚,动人至极。

关键是她们统一穿得是古装。王小波使劲摇了摇头,拧了一下自己的脸:没毛病啊!我不是在喝酒吗?怎么跑横店影视城了呢?这是在演戏吗?

一脸懵逼的王小波发现有一个中年美妇人正惊喜的盯着自己。

“公子,你可算醒了,吓死老身了。”那中年美妇捂着傲人的胸脯,似是经历了什么令人害怕的事情。

“这里是什么地方?”王小波十分诧异,扫了一眼,发现这里的布置俨然是一处闺房。

那中年美妇当即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那群少女一眼,又转过头疑惑的盯着王小波,试探道:

“这里是本城最有名的青楼——万花楼呀!公子,您真不记得了?”

“什么?青楼?那不是妓院吗?老子可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就是去理发也要找正经的美发店,更别提去洗脚按摩的地方,怎么可能会去妓院。”

听闻此言众人齐刷刷的看向王小波,满脸狐疑。

看到她们的表情,王小波突然意识到不对,赶忙仔细回忆起来,老子记得喝多了酒,就去上了个厕所,胃里翻江倒海,吐了个空空如也,好像是晕倒在厕所,脸朝下倒进马桶里,貌似还没有冲马桶。

真尼玛恶心!!!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意外发现皮肤光滑细嫩,再看一下手,也没有老茧了,这显然是一双陌生的手。

啊!难道我溺亡在马桶里了?然后重生在一个在青楼的嫖客身上。“我勒个去,老子上辈子是个屌丝,重生之后居然是个嫖客!”。

王小波心里一万头草泥马,还有没有天理了?

等意识到自己是重生后,他平复了下心情,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环视下众人,开口道:

“我这是怎么了?”

“公子,您昨晚和云姐姐欢歌夜舞共度良宵,哪知今早云姐姐发现您浑身冰凉,已经没了气息。”一个少女怯生生的说道。

“卧槽!和一个妓女共度良宵?折腾了一宿,最后还精尽人亡了!”王小波心中暗道,这身体的主人可真能折腾。

这时,那中年美妇使了个眼色,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反应过来,走上前,坐到床榻边,依偎在王小波的怀里,开口道:

“公子好厉害呀!昨晚您可把云儿给折腾坏了,到现在人家那个地方还隐隐作痛。”

王小波顿时身体绷直紧张起来,毕竟那可是一个美人靠在怀里,他欲要开口,低头发现这女人皮肤白嫩,宽大的衣服包裹着娇柔的身躯,胸前那两团呼之欲出。

居然没有穿…… 王小波呆住了,忽然感觉呼吸加速,有一种强烈的冲动。似乎流出了某种液体。

“公子,你流鼻血了。”一女人道。

众女皆抿嘴掩笑。王小波尴尬至极,慌忙拿起身边的东西胡乱的擦着。

众女笑得更甚。一女指着王小波,笑道:“公子!您可真是对云姐姐情有独钟!瞧瞧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一脸懵逼的王小波这才看清刚才用来擦鼻血的物件,居然是一个红色的肚兜。顿时涨红了脸,尼玛!这可丢人丢大发了。

只怪我情急之下也没看清,随手这么一抓,搞出这种糗事,丢死人了。

不过这个妓女也太随便了吧,肚兜竟然不穿随意乱放。还别说,上面居然散发淡淡的体香,那味道,真诱人。咦?我咋这么猥琐呢?

王小波摇了摇头,暗自骂了一句。那中年美妇挥了挥手,说道:“你们都下去吧!云儿留下。”

众人退下后,那美妇对着王小波看了看,喜道:“公子真是吉人自有天相,竟然能逢凶化吉,死而复生,老身深感欣慰!”

云儿忙附和道:“是啊,公子,您当时可是吓坏了小女子了,幸得刘妈妈懂点医术,方才将公子救醒。”

王小波看着中年美妇,心道:原来是妓院的老鸨,难怪面对如此变故,能够镇定自若,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不过,这身材,这容貌,也是风韵犹存,半老徐娘。咳咳,又想歪了。

于是抱拳道:“那就多谢老鸨,咳,刘妈妈救命之恩。”

刘妈妈脸色稍显不悦,挑着眉毛,撇着嘴角道:“公子只是动动嘴皮子,老身那可是豁出命来。”

王小波瞬间秒懂,老鸨果然精明得很。伸手摸了摸,却发现衣服居然没有口袋,于是伸向胸口,掏出来二十几张纸张,一看竟然是银票,只见最上面写着“万通钱庄”字样,票价五百两。

刘妈妈看到他手中的银票,顿时两眼放光,一把抢过来,喜道:“公子果然是豪爽,出手阔绰,老身就先谢过了。云儿,你好生陪着公子。”说完,转身就跑出房门。

王小波见过贪财的,但没见过这么贪财的。这老鸨是没见过钱吗?都明抢了。

云儿淫笑的看向王小波:“公子,我们再来呀。”便欲宽衣解带,突然门被撞开了。

“少爷,您没死啊?”一个声音传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