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资讯 正文
天锁之笼》陈默 赵雷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01 06:07:45作者:小夏

小说:天锁之笼

小说:玄幻

作者:缘心结雨

角色:陈默 赵雷

简介:某一天月升日落,太阳整整一月未曾升起,后光启元素降临,修炼体系开启,各城市村镇降下朦胧光圈隔绝内外,各地断联,数月后,自城市村镇内出现突破第一阶段修者时光圈消失,人们冲出光圈发现,外界仿佛已经过去千百年之久,密林荒原之上是战争迷雾下的黑暗,新的物种遍布……危机四伏。 改变世界是神灵的随性,还是暗藏阴谋与诡计? 这些陈默不关心,他只是一个从最底层挣扎求生的小人物而已。

《天锁之笼》免费阅读

宇宙永无尽头。

孤寂,是它绝大多数时候的主旋律。

即使零散在其中各处的星球亿万载不曾变化,也终归有其寿命终结之时。

“包括眼前的蓝星,这次竟有上百颗星球核心将同时崩毁!?”

在遍布坑坑洼洼的行星表面,一位笼罩在迷雾之中的男子盘膝坐地,右手托着下巴。

“包裹星球核心的能量涌出,虽然危险巨大,但同样也不失为一场造化。个中虽机缘无限,但相对的,即使有强大气运加身,稍有不慎,恐怕也难逃陨落。”

“咦,似有些许不同!”

“没想到爆发过一次能量异动的低级星球,还有修者留存,几乎已与星球血脉相连。”

“缘法天定,是福是祸,终归还要看尔等自身命数……”

“唉,希望这次,可以出现超脱,镇压如此恶劣的祭道,少让一界生灵涂炭。”

…………

男子思虑良久。

“……也罢,我既立于此处,当算是尔等缘法,便赐下护佑。”

说完,男子身影渐渐淡去,空间中只留下微不可查的一句。

“然生死相互依凭,若不思进取,护佑转瞬亦是杀劫。”

…………

蓝星。

陶村。

这是巢城下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村落。

沿湖而落地,历史不过二百余年,砖墙瓦顶零星齐排出四排五十多户人家。

围村有几十亩耕地,各家自给自足生活倒也算过的安逸。

傍晚的夕阳温度刚刚好,照在人身上暖暖的。

陈默忙碌学习一天后从学校刚刚到家。

以堪称打败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学生的可怕行动力,立刻翻开书包拿出作业,就着夕阳余晖开始完成题目。

不大会功夫,陈默便将作业解决完毕,开始收拾书包。

随手拿起放在书桌旁,一个屏幕上遍布裂纹的手机,借蹭着隔壁家里的网络,刷起了短视频。

陈默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父母从他尚不足十岁时,便迫于生计去了外地工作。

长期的独立生活,也间接培养成了他不善言辞的性格。至于交际圈,更是无稽之谈。除了成绩尚还能说得过去外,再也没有任何值得夸耀的地方。

天,

突然黑了。

陈默觉得有些奇怪,按理说十月份的天气,照平时来看,天黑也得在六点半往后。

现在离六点都还差十分钟左右,实在是有点早了。

而且好像是突然一下就黑了吧?

将眼睛转回手机屏幕,再次看了看时间。等到重新适应屏幕亮度,又将眼睛看向窗口,似乎是在回忆脑海中的感觉。

想了一下,似乎并没有什么发现。揉了揉略微有些酸涩的眼睛不再去管,准备继续看会手机。

这才发现手机不知何时已经断网了,就连搜索栏里,也没有那条熟悉的可连接网络显示。

“唉!”陈默一声叹息。

毕竟是蹭着别人家的网络,但凡稍微有影响到人家网络使用,随手也就把连接断开了,这点倒也无可厚非。

罢了!

放下手机,伸伸懒腰起床做饭。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陈默发现温度似乎比前几天低了不少。

天,愈来愈暗。

就连夜里本该此起彼伏的虫鸣都消失不见,变得落针可闻。

半夜,屋外起了一阵微风,接着越来越大。不过短短数分钟,就已经卷起了满天的沙尘,不时传来一声声物品撞击墙面,接着又落在地上般的沉闷声音。

或许有室内外温差的关系,陈默这一觉睡得格外舒服。直到睡意全无后,整个人才幽幽转醒。

听到门外的奇怪声响,从昏暗的光线中大致判断一下时间。因为明天还要上学,虽然不困,也还是把头埋进被子接着睡觉。

不知是三次还是五次,陈默睁眼后都是一片漆黑,伴随着屋外的呼啸风声,再结合自己脑子里早已消失不见的困意。

此刻,哪怕是傻子都知道情况有些不对,更何况陈默那个虽然依旧没有网络,但时间却显示为下午两点的手机。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说实话,陈默是有些慌的。先不论时间问题,他上学到底会不会迟到,就看这屋外飞沙走石的样子,人一旦出门,估计立刻就会被砸的头破血流。

“什么情况?”陈默自言自语道。

如果是晚上倒还算了,真要已经下午,那岂不是今天的课都没去上么,虽然这课能不能上成都是一个问题,但眼下还是先判断到底是什么时间的好。

想到这,陈默走出卧室,准备去客厅看那个老式挂钟。

有点冷,这是陈默心里的第一个想法。

客厅略显空旷,空处歪七扭八摆着几只凳子,墙角处齐排工整的两双花纹与商标尽皆消失不见的帆布鞋,墙面也只在正对大门那方贴了张残破败色,大抵描绘山水的印刷画纸。

画的侧方有一面钟,那是某一年超市做活动,妈妈趁打折抢购回来的,时间跑的稍慢,凑合着也能用。

陈默看着那面钟上的时间:“一点二十?”

他知道,这钟一天大概慢个一分钟,上次给它调整时间也过去有三四个星期了。

“这么看来确实是下午两点多。”

心里这么想,陈默的眉头却皱的更紧了几分:“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吧?现在手机断网,也查不了。”

几番思索无果后,陈默还是决定优先解决实际问题。

他可是到现在都还没吃饭,至于天气的问题,只能听之任之,毕竟不是他能左右的,自己在家等着就好。

“短则几个小时,长也不过一两天,问题估计也就结束了。”陈默想着。

…………

一个月,整整一个月的黑暗笼罩。

头顶这片天空仿佛已经被光亮所抛弃,那原本被人忽视的太阳,随着那个夕阳落下后再也没有升起。

原本陈默以为只会持续一两天的异常天气,随着他肚子一次次饥饿,一次次吃饱,又开始饥饿后开始变得失去希望。

心逐渐迷茫,沉入谷底。

慢慢的,他一阵子变得焦躁易怒,一阵子又哭哭笑笑。

偶尔还会痴傻般,对着空无一物之处自说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