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资讯 正文
逍遥小儒仙萧沉阁 赵瑞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22-03-31 18:11:44作者:小白

小说:逍遥小儒仙

小说:玄幻

作者:至臻陈小逐

角色:萧沉阁 赵瑞

简介:有的人血里带风,一生注定不能平静。若是不能乘风扶摇九万里,便只能遭这狂风撕碎,落个凄惨结局。我便是这样的人。一场穿越,身陷亲王世子身死谜案,我翻铁案、破死局,在迎接曙光之时,却未曾意识到,一块更大的乌云,正在我头顶悄悄凝聚。我一步步走,每一步似乎都惊心动魄。所幸沿路风景旖旎,波澜壮阔。我见过老妪卫道,见过壮士断腕,见过铁甲殉国,见过美人素手擂战鼓,见过英雄丹心照汗青,亦见过一袭儒袍,背负苍生,挑战天道,万古留名。有他们,我很欢喜。某年某天,我终于走到足够纵览全局之处,蓦然回首,却猛然发现自己身陷在一张编织已久的巨网之中。从头到尾,我都在这张巨网之中挣扎,我甚至并非网中的那条鱼,仅仅只是这张黑暗的网上缠绕的一根线罢了。这次,我要将这张网撕碎,守护我要守护的东西。拈杯酒,提着剑,潇洒自在看人间,吾本逍遥,何乃吾道?有道是:自在逍遥小儒仙,大道绝顶我为天。魑魅魍魉皆退却,丹心涤荡天地间。穷途一哭血战后,脱鞍一醉美人前。且敬苍生半杯酒,敢叫新历换旧年!

《逍遥小儒仙》免费阅读

大桓王朝。

京都安京城,刑部大牢。

萧沉阁悠悠醒来,一时间目光迷离,头脑发昏。想抬手揉揉发昏的头,却扯得手上的枷锁一阵响动。

怎么还给拷上了?

萧沉阁吓得一个激灵,一下子清醒许多。

腐臭味和血腥味不断冲击着口鼻,阴暗闭塞的环境让自己喘不上气来。

这是……大牢?

萧沉阁眉头微皱,甩了甩头,狂潮般的记忆汹涌而来,不断地冲击脑海,在海量信息的冲击之下,短暂地失去自我意识。

片刻之后,萧沉阁意识到了自己如今的处境。

我穿越了……

原主萧沉阁,自幼体弱多病,同祖母王素君相依为命,祖孙二人于数年前投奔京城的远房亲戚周家。

今日清晨,一群披坚执锐的官兵将周府查封,周府一干人等,全部押入大牢。

萧沉阁脑海中回荡着白日里带队抄家之人的那句:“周家次子周元享戕害皇室宗亲,抄家、诛九族!”

心中一阵寒意袭来。

自己啥也没干,就被连累下了大牢,戕害皇室宗亲这种重罪,一旦坐实,就等着刑部走个流程,不日便会被问斩。

刑部大牢这环境,就自己这身子骨,还不一定能撑到问斩……

明白了自己的糟糕处境之后,在这阴森的牢房中,萧沉阁仿佛感觉到一柄代表着死亡的铡刀悬在头顶,压得自己喘不上气,一股绝望之情涌上心头。

要死了么……

不,还没到要放弃的时候。

萧沉阁长长地吐一口气,将恐惧与颓废压吐出身体,强行振作起来:不能坐以待毙,我要想办法自救!

挣扎着坐起身来,萧沉阁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发现四周的牢房都是老熟人:隔壁是罪魁祸首、周家二郎周元享,对面是周家老爷周汉川,对面的隔壁是周家大朗周元风。

咦?

豪华家庭亲子套房?

那自己一个远房亲戚怎么会在这里?

汹涌的记忆狂潮还在脑海中流动。

周家家主周汉川,官居禁军千户,很有些权势。

周家二郎周元享,仗着自己是周家嫡子,平素里飞扬跋扈,仗势欺人,流连教坊司,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

此人时时对萧沉阁祖孙二人恶语相向,将二人赶到偏远的厢房,克扣二人吃穿用度,经常嘲弄二人取乐。

萧沉阁盯着隔壁的周元享,只见他趴在地上,一只手捂着屁股,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一副失魂落魄的凄惨模样,显然是已经受过刑了。

“呸,害人精!”萧沉阁低声骂了一句,叹了口气,开始思索对策。

自己这身子骨,越狱是不可能了;戕害皇室宗亲这种罪,整个周家绝对是死路一条,没有任何活命的可能。

除非……替周元享脱罪。

望着趴在地上的周元享,萧沉阁突然心中一动,意识到事情好像有些蹊跷。

这周元享虽然是个纨绔,却不是傻子,这厮从小在京城长大,比周家更有权势的人家比比皆是,周元享吃了几次亏之后,从来不再主动招惹朝中衮衮诸公,更没胆子叫板皇亲国戚。

如今怎么敢戕害皇室宗亲?

萧沉阁瞳孔一缩,意识到其中或有隐情,沉声问道:“周元享,你当真杀了皇室宗亲?”

如果人不是周元享杀的,那便还有转圜之机,若人真是他杀的,可以说是万事皆休。

萧沉阁紧张地盯着周元享。

如今想要活命,必须替周元享这厮洗脱罪名。

周元享抬头看了萧沉阁一眼。昨夜经历人生剧变和刑部狂风骤雨般的“洗礼”,此时的周元享,目光中全无素日里的盛气凌人,可面对着萧沉阁,终究还是带着些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居高临下:“不是!”

虽然不知道周元享是否在撒谎,萧沉阁还是略略松了一口气:“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

惊吓与受刑仿佛抽空了周元享所有的精气神,此时的周元享,逃避般地不敢再去回忆昨夜噩梦般的经历。面对自己闯出的滔天大祸,周元享并没有能力与魄力去担当和解决。

之前面对京兆府、刑部、大理寺的审讯,周元享不能回避;面对父亲周汉川和大哥周元风的询问,也只能一一作答;此时自己眼中的下人萧沉阁竟然也敢质问自己,一股无处发泄的无名邪火终于在胸中烧了起来:

“我凭什么说给你听?

你想破案?

萧沉阁,就凭你?

你配吗?

滚!”

“周元享,你给我闭嘴!”还没等萧沉阁回骂,对面的牢房已经传来一声怒斥。

说话的是周家大朗周元风。

原主记忆中周家大朗周元风是个难得的正直之人,若是看到周府有人欺负萧沉阁祖孙,会仗义执言,出言相帮。据说不满三十,已经是六品武者,算得上是天赋异禀、前途无量。

相比较而言,周元享这厮从小习武,也只堪堪入品,是个九品武者。

这个世界,修行者的地位很高,只要品级够高,高官厚禄,荣华富贵,都是手到擒来。

修行体系不止一条,可原主接触修行者的途径太少,只知道仿佛各大体系都分为九品,九品最差,一品最强。

此时周元风叹了口气:“唉,这案子,恐怕是个铁案。”

周元风当然也不指望萧沉阁能破案,但他周元风是个明理之人,二弟周元享惹下这灭顶之灾,作为惨遭池鱼的受害者,萧沉阁至少有权利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入狱之初,周元风已经事无巨细地把昨夜周元享身上发生的事全部了解清楚。

虽然周元享坚称自己没有杀人,可此案案情清晰明了,人证物证俱在,称得上是铁证如山,而这些逻辑和证据全部指向一个结论:凶手就是周元享。

周元风同父亲周汉川虽不是刑部中人,却在禁军任职多年,对于刑案之事也有些了解,苦思冥想之下,仍然毫无头绪。

此时开口,将整件事情说给萧沉阁听。

周元风的描述逻辑很清晰,很快,萧沉阁便大概明白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昨夜周元享去教坊司找花魁沉月喝花酒,两人上了教坊司的花船。

按照惯例,花船从教坊司发船时船上只有花魁沉月和恩客周元享两人,花船会沿着河漂流一段时间,最后进入大湖星河湾,在星河弯漂流一夜,无人能够打扰。

这是教坊司的特色玩法。

花船沿着河走了一炷香时辰,在入湖的当口,皇室宗亲赵瑞带人将沉月的花船拦下,拉到岸边,赵瑞独自强行上了花船。

两人在花船上争执起来,沉月劝不住二人,便上岸去寻求教坊司的帮助。

这时候拴在船身上的绳索不知怎么断了,混乱中花船载着赵瑞和周元享二人向湖心飘去。

等到赵瑞的众多护卫反应过来,花船已经飘到了湖心,整个过程里花船无人进出。

众人很快寻到了另一只船,赵瑞的护卫和教坊司众人乘船向湖心的花船靠拢。

众人登上花船之时,只见到赵瑞胸口上插了一把刀子,已经死了。

赵瑞上船时还活着,众人登船时便死了,这段时间里,花船上只有赵瑞和周元享两人。

花船飘向湖心的全程都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赵瑞从生到死的过程中,花船上只有一个周元享。

无伦从作案时间还是作案条件来说,凶手只能是周元享。

现场所有人都是人证,插在赵瑞胸口的刀子,就是物证。

案情并不复杂。

也听不出什么破绽。

而据周元享所说,花船绳索断裂飘向湖心的过程中,他突然感到一阵眩晕,不省人事。

再睁开眼睛,就是赵瑞的护卫和教坊司的人乘船靠近花船,大批人马冲进花船的画面,自己并不知道是谁杀了赵瑞。

这番说辞当然无人相信。

萧沉阁听罢也是倒抽一口凉气:“嘶,这样听起来,还真是个铁案啊……”